山西门户资讯网 0350dx.com
最新山西生活资讯-山西衣食住行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发现山西 > 正文

回家的他辨识不出他的城市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0-09-15分类:发现山西浏览:8评论:0


导读:原标题:回家的他辨识不出他的城市《远航船》[葡萄牙]安东尼奥·洛博·安图内斯著 译林出版社15世纪,位于欧陆尽头的葡萄牙...
原标题:回家的他辨识不出他的城市

《远航船》[葡萄牙]安东尼奥·洛博·安图内斯著 译林出版社

15世纪,位于欧陆尽头的葡萄牙曾引领“地理大发现”,开启辉煌的大航海时代。19世纪70年代,随着非洲殖民地悉数独立,昔日海上英雄被驱赶回国,在帝国的废墟中匆忙搁浅。远航船从海上垂头丧气归来,陆地上连接欧洲的火车却在轰鸣作响。在这海洋与陆地、非洲与欧洲的一进一退之间,葡萄牙艰难地重塑着自己的过去、现在与未来。

十八或是二十年前去安哥拉的路上他曾途经里斯本,而他记得最清楚的是下榻的雷东多伯爵寄宿旅馆里吱呀作响的大桶以及女人歇斯底里的抱怨声中父母的争执。他记得公共卫生间的水池,巴洛克风格的龙头像鱼一样,从切开的喉咙处吐出棕褐色眼泪般的水珠,那次他还撞见一位老先生,裤子垂在膝盖处,在厕所里微笑。到了晚上,每当他打开窗,就会看见灯火通明的中国餐馆,看见阴影里冰川在家用电器商店里梦游,看见人行道护栏上金色的长发。

最后他入睡的时候会梦见科鲁希无穷无尽的道路,修道院长的庭院里孪生的柠檬树,还有失明的爷爷,眼睛像雕塑一般光滑,正坐在酒馆门前的小凳上,与此同时,一群救护车呼啸着穿过戈麦斯·弗雷雷路,朝着圣若泽医院驶去。

上船当天,在穿过一条窄巷之后——里面满是丧失理智的女伯爵的宅邸,售卖精神错乱小鸟的店铺,还有针对游客的酒吧,英国人会去那里进行每天早上的杜松子酒输液——出租车在特茹河岸一块沙地边缘将我们放了下来,按照旁边火车站站牌的说法,这里名叫贝伦。我们经过一块标牌,上面指明那栋未完成的建筑名叫哲罗姆,我们看见了远处河中央的塔楼,被伊拉克石油工人环绕,保卫祖国不受卡斯蒂利亚的入侵,而在近处,在河岸翻卷的波浪里,在船桨和忙碌的小艇之间,我们发现了一艘做出大发现的远航船,它正等待着殖民者,铁锚定在河泥里,袖口镶着花边的海军上将靠在上甲板的舷壁上,见习水手爬到桅杆上整理风帆,准备迎接带着噩梦和栀子气息的无遮无蔽的大海。

当年父亲在到达博哈多尔角前就死于坏血病,船头划过的水面如同图书馆里的灰尘一样静谧,接下来的一个月人们慢慢腐烂,吃的只有栗子和咸肉,直到风一吹连头骨都震动起来,暴乱未遂被吊死在缆索上的水手像枝形吊灯的坠子一般互相碰撞,大西洋的海鸥和鸢鸟已将他们的毛发啄了个干净。七场血腥的暴动,十一次迷途海豚的袭击,不可胜数的弥撒,还有一场暴风雨恰似上帝因为结石失眠时的叹息,这之后桅顶守望的水手终于喊出了一声“陆地”,船长抓住船尾的望远镜,罗安达湾就这么因为折射颠倒着出现在远方:最高处的圣保罗要塞,渔民的小船,一艘海军护航舰,女士们在棕榈树下品着茶,种植园主在拱廊下的糕点店里一边让人擦皮鞋一边读着报。

而现在,随着飞机降落在里斯本的跑道上,显圣区的建筑、布满钢琴碎片和废旧汽车残骸的空地,还有那些他不知道名字的墓地和营房,这一切都让他吃惊,就好像他来到了一座陌生的城市,里面缺少了十八年前的公证员和救护车,让他无法辨识出这就是他的城市。他和黑白混血的女人还有孩子一起,之前在罗安达机场的候机厅耽搁了一个星期,躺在地上,裹着毯子,被饥饿还有尿急折磨,身处大箱、小包、小孩、哭泣和臭气的一片混乱之中,等待有空位逃离安哥拉,逃离每天身着迷彩的黑人在街道上挥舞欢唱的机关枪。

然后他回忆起在安哥拉最后的那些日子,那些忐忑的黄昏,流浪儿在袭击市中心的办公楼和公寓,房屋正面布满弹孔。

标签:陆地城市远航船葡萄牙袭击河岸建筑伯爵大航海时代救护车安哥拉水手科鲁希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