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门户资讯网 0350dx.com
最新山西生活资讯-山西衣食住行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发现山西 > 正文

羊活着为了一口盐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0-09-15分类:发现山西浏览:9评论:0


导读:原标题:羊活着为了一口盐稻场边,那个石头凿的食槽还在。食槽一般是供猪吃食的。木匠用木头可以凿成,石匠用石头也可以凿成。父...
原标题:羊活着为了一口盐

稻场边,那个石头凿的食槽还在。

食槽一般是供猪吃食的。木匠用木头可以凿成,石匠用石头也可以凿成。父亲是个石匠。这个长方形的石头食槽是父亲凿的吗,我一直没问过他。

父亲闷着头干活,很少说话。他干的活要养活一家六口。这是多么重的活,多么大的一件事情。相比之下,很多事情就不叫事情了,我们都不敢开口问了。

后来,我们都懒得跟父亲说话了。现在想,要是在好多事情上,我多问问他,他与我多说说话就好了。在那时,父子间错过的,恰恰也是太多大事情。错过了,父子间将交付未来大部分时间去寻找。

住我们几间房的陈宝仍在用这个食槽。不一会儿,他的八只羊回来了。羊将头围成一个圈儿,埋下来,在食槽里喝水。多舒服啊,像宋家垭的李盅喝高粱酒。李盅是没酒一天也不愿活的人。

有几颗羊头挤了出来。角与角碰出钝钝的响声。陈宝的羊多了,我们留下的食槽小了。

那时我们有无数多的食槽。我进城后的一些年里,大哥从城里打工回来了。他想实施我们先前进行了一部分的计划——养羊致富。那阵子,致富是村里村外人挂在嘴边最亲密的一个词儿。没有帮手,他把父亲拉上。羊越养越多。二百零八只白山羊,撒在山里,蠕动起一大片白云,落下一大片白雪。

“都白了半架山了。”村子里,谁都没见过这阵势。他们都老老实实地种几亩地,顶多养三五只羊,像在菜园边上套种一两窝解渴的西瓜就是了。

说这话的,多少有点眼馋了。谁都明白,秋天一过,白花花的羊就换成红彤彤的钞票了。这年头,不好好种地的,日子反而过得如芝麻开花儿,节节高嘛。

大哥是作坊村第一个考上重点高中,后因种种原因,又与大学错了趟的青年。我与他在煤油灯下合计,别把宝都往地里押。我们把宝押向了山里,向山里撒了一大群羊。后来我教起了书,又跑到了城里。大哥坚持下来了。

羊多了,喝水成了个问题。我们养的羊很讲究,绝不见水就喝。除了猫,羊是我们养的家畜中的第二贵族。它们一身洁白,爱干净。我们专供它们盐水喝。雪白的精盐、炒菜的好盐,都是我们从几里外的村里商店背回来的。

哪天少了盐,羊埋下头,滋一口,发现受骗了,扬起头,鼻子伸向空中,打几个喷嚏,声音响亮。羊群效仿,喷嚏声不断。一轮结束后,头转向我们,眼睛齐刷刷盯着我们,我们不理,它们就用角碰角。

说,我们要喝的是盐水。

这些惯坏的羊,像极了宋家垭的李盅老人。哪顿没酒,筷子将碗沿敲得响亮。饭后他插下去的秧苗,人一离地就会从水中漂起。他的女儿李秀,会跑到隔几百丈远的我们家来借酒。有什么办法呢,李盅一辈子只生养了这么一女儿,招的是上门女婿,插的是别人家的秧苗。

为了让羊群喝上盐水,不争不抢,不浪费,大哥与爸动手,做起了食槽。随便一截粗木头,掏空就成了。木头多的是。长的短的都行。木槽不够时,这个石头做的食槽就搬上了稻场,以前是在猪圈供猪吃食用的。

向食槽里盛上水,撒上盐,羊群进山吃饱后,傍晚就惦记着家了。有草有盐水,羊的日子过得踏实。就像李盅老人饭桌上那盅酒,让他惦记着家,惦记着女儿。

好像羊活着,是为了那口盐;人活着,是为了那口酒。

活着,好像并不是为了多么大的事情。

有了一口盐,羊群会准时地回到家里。要是没了盐,一个个天黑时分,我们会跑断腿,漫山漫岭,将羊群向家里赶。

要是没了酒,李盅老人早就活得不耐烦了。没酒了,那天大清早,父亲亲眼见他走到一棵桐树下,解下了裤腰带,仰起满是青筋的脖子,在丈量一个合适的高度。这高度恰好在我们两家地的连接处。这高度恰好是十个空酒瓶的高度。这高度恰好是父亲起了个大早的高度。恰好这天父亲要锄这块苞谷地的草。恰好父亲准时劝下了他。

就是这天中午,李秀又跑到我们家,向母亲借了两斤高粱酒。一斤拿到手后又依样还给了母亲,说是留给我父亲的,这多像举行一个仪式。一斤别在上衣口袋里,飞也似的往家里跑……

那时,整个作坊村,给羊喝上盐水的,就我们。给老人喝上一口酒的,除了李盅老人的女儿,还剩多少。

陈宝的八只羊,在这个食槽里,喝的也是盐水吗。

我竟忘记了问。

□胡兴法

标签:食槽父亲盐水羊群大哥事情老人女儿陈宝宋家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