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门户资讯网 0350dx.com
最新山西生活资讯-山西衣食住行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发现山西 > 正文

要给外婆过生日的他遇到了战斗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0-09-08分类:发现山西浏览:9评论:0


导读:原标题:要给外婆过生日的他遇到了战斗《犼先生:锦绣离人》乔华著 中国纺织出版社有限公司这是一部以中华传统文化价值观(大...
原标题:要给外婆过生日的他遇到了战斗

《犼先生:锦绣离人》 乔华著 中国纺织出版社有限公司

这是一部以中华传统文化价值观(大爱,自然,不争,和平)为世界观的软科幻作品,讲述为了生存和爱,三方外星人齐聚怒安娜星球开战的故事。

鸣犼锦绣已经活了一万八千七百多岁。很小的时候,由于拥有超能力,他被嘲笑为怪物,不堪忍受身世之谜困惑的他意欲轻生,却导致外婆意外离世,这让他在忏悔中虚度了万年。他居住的这颗名叫“怒安娜”的星球上,文明的诞生、演进、衰落和毁灭,已数度更替,他见证了上一次文明的毁灭和新文明的重生。他逐渐厌世而选择独居,并暗自保留了上一次文明遗留的科技成果,现今文明的人类对此一无所知。

厚重不堪的记忆如纷乱的碎片,在他脑海中穿梭、相撞、爆裂,零落成无尽的孤独。他一度沉沦,直到这一次,来自另一颗星球的香沙沙落人的闯入和神秘女孩鹦宝儿的出现,改变了他漫长而索然的生命旅途,他将发现更多关于外婆的秘密,遇见一次温暖的救赎……

他最爱外婆。外婆也最疼他。所以,哪怕他今年已经一万八千七百三十七岁了,还是会搂着外婆撒娇。

对此该怎么说呢,只能说他外婆是个更老的老老老老老……老太太。而他,也许是有史以来,年纪最大、心智最不成熟、撒娇最让人感到肉麻和不适的外孙了。

“不管他多大,在我眼里都是娃儿。”天底下的外婆都会这么看待外孙。想来,他外婆的体会更要深刻得多。

不过,他看上去一点儿也不老。混在人堆里,会以为他二十多岁,撑死了三十出头。而外婆,也就是六七十岁的模样。

可他们从不往人堆儿里扎。自从上一次文明灭绝后,到这次文明重启至今,他们一直离群索居,没跟任何人打过交道,也没让任何人发现他们的存在。这么偷偷摸摸活着,也挺惬意。

此时,他正驾驶直升机,带着外婆在幽远的森林上空兜风。直升机机身布满了黑黄的锈迹,从仅剩下的几小片涂装来看,之前它应该是墨绿色。如果你在地面上见到这架飞行器,极有可能会把它认作废铜烂铁。然而此刻,这堆废铜烂铁却飞翔得如此铿锵又不失优雅,它顶部的对转双旋翼桨叶高速旋转,尾部还装配有推进式螺旋桨,这种设计,能赋予它超强的机动性和飞行速度。所以,它的身份是军用直升机。用它来观光,再拉风不过了,尤其是它卸掉舱门成为敞门直升机之后。

这时,主螺旋桨上方,飞过了一群白天鹅。外婆探出直升机,把食指和拇指含进嘴里,冲天鹅打了个响亮的口哨,呼喊道:“娃儿们!天上小心老鹰,地下当心狐狸,它们要敢来就给我往死了揍!还有,要吃好,别紧赶慢赶地不休息,但也别总睡懒觉,耽误了正经事……”

这可是在三千多米的高空,我唠叨又爱管闲事的外婆!而且,老鹰和狐狸也得填饱肚子啊,捕食和被捕食,根本就没有谁对谁错。他边想边提起总距杆,让直升机爬得更高些,好让外婆跟天鹅的套磁不至于这么费劲。

透过机舱玻璃向外望去,白鹄旖旎,青山绵延,海天一色。他恍惚间有种错觉,仿佛从史前到此刻,从此刻到永远,这世界都能如此祥和,风柔日暖。

他知道这想法很扯淡。上次文明存在的一万五千多年里,世界动荡不安,如今肯定也是这样,而未来势必还将如此。所以,他才懒得搭理这世界。

展开全文

劲风在机舱内汹涌穿行,可他还是能闻到外婆身上家的味道,这让他安心。那群白天鹅正飞往北方的家,要等到秋天才回来。这次,他想在家多陪陪外婆。毕竟,他一年才回一次家。

正想着,直升机突然剧烈地摇晃起来。眼里的一切顷刻间就支离破碎了。

“地震!”他慌忙摘下眼罩,翻身而起,拔腿就往屋外跑——刚才呈现在他眼里的所有,是去年回家给外婆过生日时他录的影像。

房屋在颤抖,灰尘石块扑簌簌往下掉。

“不!不是地震!”他分明听到了轰隆隆的炮声。他想起了什么,调头往回冲,手忙脚乱地用外衣裹了些东西,这才又向屋外狂奔而去。七拐八绕,他终于从屋门一跃而出,摔倒在一片嶙峋的岩石里。

空中乌云压顶,山雨欲来。而他所钻出的,是一个异常狭小的山洞口。洞口位于一座玲珑小山岗的底部,四下是荒芜的旷野和森林。他刚才的栖身之所,就在这小山的山体内部。

一发发炮弹正击中小山,火光烟尘中,山石分崩离析。他连滚带爬藏到一块岩石后,惊恐地向外张望。

一小股军队正在攻打这座山,他们的敌人就躲在小山后。发起攻击的军人,有的头戴形似斗笠的赤红铁盔,身穿长罩甲,手握细窄的腰刀;有的头戴有护耳和护颈的银色铁盔,身穿甲衣、甲裳分开的绵甲,手持需要用绳子才能点燃火药的长枪——火绳枪。而他们的火炮,有的如猛虎蹲踞在地上,有的装载在炮车上;有的从炮口装填弹药,有的则从火炮的后膛装填;那些火炮射出的炮弹,有穿透力强的实心弹,也有能爆炸的开花弹。这些火炮的共同之处在于都短小精悍,利于行军。

至于他们的敌人,因为躲在小山后,所以根本看不到是什么模样。

他缩回头,胸膛急剧地起伏着。这是谁跟谁在战斗啊?怎么都打到这儿来了?!重启后的这次文明,都发展到用火绳枪和速射炮了?!再打下去,我的住处就暴露了!里面藏的东西可怎么办?!有自动步枪、枪榴弹……还有那几个伶俐体贴的机器人,虽然年代久远,三天两头就得修,可个个是杏林圣手啊,不但精通《神农本草经》,甚至还掌握了《天下至道谈》的精髓……我怎么还顾得上想这个!怎么办怎么办?!这些东西如果被现在的文明发现,我和家人们就全完了!

他很久都没这么猝急过了。可他又非常不想干涉这场战斗,就像他从来不会去干涉赤狐和白天鹅的殊死搏斗一样。

这时候,山石又被炮弹轰下来几块。再掉两三块,他的家就成露天的了。

这山原来在地底下,上次地震被抬升了,当时我就该马上搬家的。拖延症真是害死人。他想着,又探头往外看。一颗炮弹正朝残破的小山飞来。他知道,位于炮弹落点的那堵岩石后,是自己收藏的几挺重型机枪,以及一个在某方面跟自己最有默契的机器人。

没其他办法了!他边想边从岩石后窜出来,猫着腰朝密林里奔跑。同时他揪起脖颈上项链的项坠,飞快地摁了上面几个微小的按钮。

轰!!伴着震天巨响,那座小山猛然炸裂开来。可顷刻间,所有爆炸物又都向爆炸中心疾速收缩,仿佛有什么不可见的、强大的力量把它们给吸了进去。随之这座山就不见了。好像从未存在过。

交战双方的军人们虽然毫发无伤,却因为极度惊恐,四下逃散了。

“鬼!!有鬼!!”

“是妖怪!!”

“速去禀报将军!”

惊惧的叫声渐渐被荒野吞没了。

雨点终于密密麻麻地砸下来,紧锣密鼓。他在雨中跋涉了很久,钻进又一处岩洞后,重重地瘫坐下去,活像一支浸满了泥水的拖把被扔在地上。他狼狈地甩了几把沾在眼皮上的水珠,把衣服包的东西一件一件小心翼翼地拿了出来。借着洞口照进的微光,能看到是一把弹弓:巴掌大小,弓架由深灰色的枝丫打磨而成,泛着幽深的光亮;一只插着树枝的玉壶春瓶,釉色天青,瓶里的树枝上有不少还未开放的白色花苞;还有他刚才看影像的、已经脏得看不出原先是什么颜色的虚拟现实眼罩。

弹弓和树枝是他打算送给外婆的礼物。外婆的生日就快到了,阴历四月二十四,她还保留着使用阴历的习惯。礼物外婆肯定会喜欢,她的喜好向来很别致。

标签:外婆直升机火炮世界观星球山洞口白天鹅废铜刚才螺旋桨怒安娜小山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