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门户资讯网 0350dx.com
最新山西生活资讯-山西衣食住行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动态 > 正文

【文苑天地】我的黄河记忆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1-02-23分类:新闻动态浏览:7评论:0


导读:原标题:【文苑天地】我的黄河记忆同村的人写过一篇文章《寂寞的老村》写的很好,里边说“其实啊,自以为是的说老村是寂寞的,寂寞的...
原标题:【文苑天地】我的黄河记忆

同村的人写过一篇文章《寂寞的老村》写的很好,里边说“其实啊,自以为是的说老村是寂寞的,寂寞的何尝不是我?”

老村早已因黄河治理隐患亦或是生态恢复的原因搬到了地势高的塬上形成了新的村落,老村旧址也在轰隆隆的挖机和铲车变为了一片废墟继而化作星星斑斑裸露的黄土地和安静的白杨林。是啊,寂寞的不是老村,真正寂寞的是与老村有着深刻记忆却再也无法触摸无法感受的人们。

后来,我从塬上俯视眺望,觉得老村那块土地总是雾蒙蒙像是虚无缥缈的一团纱,裹着几代人的悲欢离合与生老病死在土地的上空悬浮着。眼光稍作眺望,不远处依然是一条漫长开阔的黄河玉带,早间升起和傍晚落下的太阳映在远处的河面,玉带便借着光亮白一时黄一时。

【文苑天地】我的黄河记忆  第1张

我是在黄河边的村子长大,如同大山里的孩子想知道山的外面是啥,小时候我想知道黄河的对岸是啥。随着年龄增长,眼界变阔脚力变足,我也早已找到了小时候的答案。

有时回村行走在黄河岸边石块筑成的三四米高河坝上极目纵览,遥望着河对岸山西境内星点分布的烟囱和更远处的山,我想象着河对岸的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每一天是什么样子的。

我在河坝上看到过一条黄狗卖力的游向河对岸,渺小的狗躯置身于旷阔的河面中像是大海里的一叶扁舟,我联想到“猛龙过江”、“寒江孤影”,多少还是有些江湖气息在这场景中,我又在想大黄狗去河对岸干啥,河岸是不是有它爱慕的对象亦或是有三五个待哺乳的小狗崽。我想起了我和我的黄河,想起了小时候的黄河滩,那时候不是这样子。

【文苑天地】我的黄河记忆  第2张

展开全文

小时候的黄河滩那是正儿八经的黄河滩,随着黄河水流量的大小变化。流域的河边由于泥沙沉积而形成了天然滩涂土地。河滩地水草丰茂,成片的芦苇和香蒲草浩浩荡荡,它们在风中摇来晃去,满足了我年少时对梁山水泊的幻想。我想象着芦苇荡的拐角或尽头,张顺和阮氏三雄撑着竹筏喊着号子来接我上山。

黄河滩有野兔有野鸡,这两种动物我在黄河滩亲眼见过,灰色的野兔窜的特别快,眨眼功夫就消失在河滩,至于野鸡就更追不到,远远看到过穿着花衣裳的野鸡从芦苇丛中飞的很高,尾巴上的羽毛又长又漂亮。有一次我捡到过野鸡蛋和尾巴掉落的一根长长的鸡毛,野鸡蛋只有家养鸡蛋的一半大小。回家后,野鸡蛋经过简单翻炒被我纳入腹中,最后跌入五谷轮回之所,而那根长长的鸡毛却不知被我放在了童年的哪个角落。

【文苑天地】我的黄河记忆  第3张

家乡人把香蒲草唤作马林,有些地方又叫水蜡烛。那时,大人去河滩干活,小娃就在芦苇丛玩耍游荡,用扫堂腿扫荡芦苇丛,又用天山折梅手巧取香蒲棒子,在天高地阔的黄河滩挥舞着头重脚轻的香蒲棒子做自己的英雄。香蒲棒子是药材,晒干点燃后能熏蚊虫,采摘带回来放在院子里晒,拔一撮晒干后的香蒲棒子絮絮,风一吹便像蒲公英一样在空中飘扬,落在了长满青苔的老砖上,也落在土院子的几洼泥水中。( 薛晨腾)

本期编辑:黄剑玲

2021年第052

总第1813

标签:黄河老村文苑芦苇丛野鸡河滩地黄土地香蒲天地棒子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