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门户资讯网 0350dx.com
最新山西生活资讯-山西衣食住行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动态 > 正文

浅笑嫣然,天龙山石窟的那抹风情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1-02-14分类:新闻动态浏览:13评论:0


导读:原标题:浅笑嫣然,天龙山石窟的那抹风情小刀马在央视春晚上,一段天龙山石窟笑佛的国家瑰宝回归的呈现,让世人对天龙山石窟...
原标题:浅笑嫣然,天龙山石窟的那抹风情

浅笑嫣然,天龙山石窟的那抹风情  第1张

小刀马

在央视春晚上,一段天龙山石窟笑佛的国家瑰宝回归的呈现,让世人对天龙山石窟有了一丝的探索愿望。而从昨天开始,天龙山石窟国宝回归暨数字复原特展在北京鲁迅博物馆开展。

流失海外近一个世纪的“天龙山石窟第8窟北壁主尊佛首”与观众见面,北京鲁迅博物馆和山西太原天龙山石窟博物馆承担了此次展览。除夕夜在央视春晚露面的“天龙山石窟第8窟北壁主尊佛首”长33.7厘米,宽30.4厘米,高44.5厘米,重55.5公斤,石材主要由石英和方解石构成。一抹浅笑,蕴藏着祥和、宁静、含蓄、端凝之美。

在山西太原,天龙山距离市区40公里,天龙山石窟始凿于北魏末至东魏,后经北齐、隋、唐历代开凿,形成洞窟25个,造像500余尊。石窟自东向西分布于天龙山东西峰山腰间,东西长约500米,东峰12窟,西峰13窟,大部分石窟坐北朝南。2001年,天龙山石窟由国务院公布为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浅笑嫣然,天龙山石窟的那抹风情  第2张

对山西,人们熟知的是山西大同的云冈石窟,而天龙山石窟并不是十分有名。近一个世纪以来,天龙山石窟被破坏的也比较严重。这次回归的是“笑佛佛首”是在去年9月份,国家文物局监测发现,日本东瀛国际拍卖株式会社拟于东京拍卖一尊“唐天龙山石雕佛头”,属天龙山石窟第8窟北壁佛龛主尊佛像佛首,该佛首于1924年前后被盗运出境。国家文物局与拍卖行董事长张荣先生取得联系,促成文物回归。张荣与日籍文物持有人谈判完成洽购,并将佛首无偿捐赠给中国国家文物局。去年12月12日,佛首安全运抵北京,专家暂定其为国家一级文物。

展开全文

据悉,第8窟是天龙山石窟唯一的隋代石窟。根据窟前壁《石室铭》记载,此窟于隋开皇四年,由当时驻守晋阳(今太原)的杨广为其父母祈求功德开凿。造像上承南北朝之风格,下启唐代丰盈秀腴之先声,是佛教文化逐渐本土化的重要实例。遗憾的是,天龙山石窟被盗取比较严重。2015至2017年,天龙山石窟博物馆全面实施了石窟抢险加固保护工程,2018年起,太原市政府组织实施了“天龙山景区提质工程项目”,周边环境和基础服务设施都得到极大提升。如今的网红公路也是天龙山景区的一条主路。

浅笑嫣然,天龙山石窟的那抹风情  第3张

据悉,太原市文物局已初步拿出方案,佛首回归后将在天龙山石窟数字博物馆进行保存和展示,待条件成熟时跟随天龙山石窟数字复原展一起巡展。在除夕夜的佛首介绍时,佛首肉髻低平,脸庞圆润,新月眉,高鼻梁,薄嘴唇,双目微闭,嘴唇微抿,笑意盈盈,看上去庄严而温暖。

太原的天龙山石窟的成型来自于东魏大丞相高欢、北齐文宣帝高洋,他们曾在此修建避暑宫、开凿石窟、兴建寺院。20世纪20年代,在日本文物古董商山中商会等的驱动下,石窟遭到大规模盗凿,绝大部分精品文物流失国外。

天龙山石窟的回归,让我们追溯到1000年前的北魏后期,当时皇室衰微,北方六镇起义爆发,后续各种起义战事不断,以至天下大乱。后期逐渐发展为八镇,当时据守在晋阳(山西太原)地区的尔朱荣以勤王的名义崛起,组织了一支强悍的契胡军,后来河阴之变发生,尔朱荣控制了北魏政权。此后,尔朱荣继续扫荡各派势力,基本实现了北方统一。当时的北魏政权名义上仍是元氏旗号(北魏皇室),后来,尔朱荣被孝庄帝元子攸设计诛杀,之后孝庄帝也被尔朱荣部下所杀,北魏政局再次陷入动乱。

乱世之中,尔朱荣的部下高欢逐渐扩张自己的势力,他借着勤王的名义起兵信都(邢台)再攻入洛阳推翻尔朱氏集团,成为北魏的实际控制者。此后,高欢攻克晋阳。驻守晋阳当作自己的根据地。后来,高欢迁都邺城(河北临漳和河南安阳交界地区),史称东魏。不过,后来高欢又回到晋阳,遥控东魏政权,后人也将当时的晋阳城(山西太原晋源)称之为“霸府”。

浅笑嫣然,天龙山石窟的那抹风情  第4张

当时,高欢位居大丞相之位,在晋阳期间,其在天龙山地区修筑避暑行宫,并开凿石窟,这就是天龙山石窟的雏形。据悉,天龙山原名方山,后来变名为天龙,是源于《易经·乾卦》,即“天龙者潜即勿用,飞即在天”,也有说法是“天龙”之名取自佛教术语“天龙八部”的“天龙”之意。

高欢去世之时,其生前开凿的两处石窟并未完工。随后不久,高氏家族爆发内乱,高欢次子高洋篡位成功,此后高洋禅魏称帝,史称北齐。当时,北齐依然定都邺城,但晋阳仍然是政治、文化、军事中心,重大军国政务号令皆由此出,其地位在实质上甚至超过了首都邺城,又因天子行在之处,所以晋阳当时也被称为“别都”。当时,天龙山石窟依旧继续开凿,到了公元560年,北齐孝昭帝高演在这里修建天龙寺。此后的隋唐五代,数代当权者继续在原有的基础上修寺凿窟。隋唐时期最为鼎盛。到宋金元时期,逐渐衰落,到了明朝,又有小规模开凿,此后逐步沉寂。

天龙山石窟可以分为两个区域,即半山腰的东西峰洞窟主区和山脚溪谷旁的千佛洞区。清朝末年,天龙山石窟的知名度仅仅局限于附近寺庙的僧人和居民,曾经辉煌的石窟群已经不为外人所知,其名声早已被山脚下的晋祠取代。随后日本的一些探险家来天龙山勘察,并开始了盗取天龙山石窟的行为。日本人写到,“大正十一年,当我第一次看到天龙山的照片,就被那里的石窟和造像深深地吸引住了,时隔两年后的今天,我终于跨越万里,来到了天龙山。这里珍藏了北齐到隋唐时代,中国佛教艺术最鼎盛时期的辉煌,它们给予我的惊讶和喜悦,无法用语言表达。”

有文物志愿者表示,“今天,你如约归来,在万家团圆时,看到你的笑,我们心生欢喜……” 曾几何时,世人对山西的了解只局限于煤老板,“多金”的煤老板一掷千金的那种“傻憨”。殊不知,山西也是世上文物众多的一个省份,如果说陕西的文物更多是在地下,那么山西的文物,更多的是在地上。地上的文物之美,透射的数千年的文化积淀,也只有在山西才能感受到历史的渊博和久远。五千年文明看山西,并非虚言。

浅笑嫣然,天龙山石窟的那抹风情  第5张

作为一名集邮爱好者,其实早已经知道天龙山石窟的历史,也知道天龙山对于晋阳城的意义和价值,早在1988年山西省邮政就曾经刻制了系列的山西省风景名胜景区的风景纪念戳,其中也包括天龙山石窟。笔者收集的邮戳卡,以及邮戳明信片,先后有1988年,以及1995年的一些风景纪念戳卡的印记。33年的回眸,虽然不知道如今的风景戳到底在哪里束之高阁,但起码我们的邮政部门曾经作为过,有过记载,有过纪念,对厚重的历史名苑,有过属于我们这个时代的纪念。

浅笑嫣然,天龙山石窟的那抹风情  第6张

如今佛首回归,其实,再次回眸曾经纪念的历程,更应该从另一个角度来呈现山西的大美,晋善晋美,需要更多的文化宣传,正如有市民看到除夕夜央视春晚佛首回归的介绍,禁不住地说,待疫情过后,春暖花开,希望全国的朋友都来山西,来太原,体验网红公路的秀美,看晋祠的风情,天龙山的炫丽,石窟文化虽然流失漂泊了一个世纪,但相信那些被盗取的文物,早晚会悉数回归。也希望我们的邮政部门,把风景区的宣传,借助一枚枚小小的邮戳,呈现给世人更多的传播和记忆的瞬间,让邮政在文化传播中发挥更大更多的作用。

标签:天龙山石窟嫣然高欢晋阳山西太原北魏文物东魏邺城高洋观点评论尔朱荣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