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门户资讯网 0350dx.com
最新山西生活资讯-山西衣食住行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发现山西 > 正文

深度曝光!起底“抗疫医生术后右眼几乎失明”风波中的爱尔眼科:两个湖南人的“莆田式”发家史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1-01-05分类:发现山西浏览:5评论:0


导读:原标题:深度曝光!起底“抗疫医生术后右眼几乎失明”风波中的爱尔眼科:两个湖南人的“莆田式”发家史微山西,设为星标每天免费...
原标题:深度曝光!起底“抗疫医生术后右眼几乎失明”风波中的爱尔眼科:两个湖南人的“莆田式”发家史

山西,设为星标

每天免费接收山西最新消息

1月4日,爱尔眼科医院集团在其官博发布关于艾芬女士诊疗过程的核查报告,报告称艾芬右眼视网膜脱离与本次白内障手术无直接关联

以下为爱尔眼科发布的核查报告全文:

深度曝光!起底“抗疫医生术后右眼几乎失明”风波中的爱尔眼科:两个湖南人的“莆田式”发家史  第1张

深度曝光!起底“抗疫医生术后右眼几乎失明”风波中的爱尔眼科:两个湖南人的“莆田式”发家史  第2张

事件回顾

躲过病毒,却没躲过视网膜脱落

2020年12月底,湖北省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知名抗疫医生艾芬通过社交平台及媒体自述,自己半年前在武汉爱尔眼科医院接受了右眼人工晶体植入手术之后,视力未见好转,10月在自己就职的医院检查后得知右眼视网膜脱落,近乎失,复盘后认为爱尔眼科违背医学诊疗流程。

“我作为一名医务工作者,他们都可以这样做,如果是老百姓就更可能被骗。如果我不出来说话,更没有人出来说话了。”

展开全文

她在微博上发布了一篇文章《再见2020》中提到——

年头侥幸躲过了病毒的侵犯,却在46岁生日的第二天没能躲过视网膜的脱落,右眼近乎失明。最让我难受的是,因为这个疾病不能用力,以后都不能抱二宝了。

深度曝光!起底“抗疫医生术后右眼几乎失明”风波中的爱尔眼科:两个湖南人的“莆田式”发家史  第3张

深度曝光!起底“抗疫医生术后右眼几乎失明”风波中的爱尔眼科:两个湖南人的“莆田式”发家史  第4张

艾芬微博图片

抗疫女医生术后近乎失明

我是个医生,从没想过当医闹。我只是希望能够以亲身经历来曝光爱尔医院在诊疗过程之中的不规范行为……”

新年第一天,46岁的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通过其微博账号@急诊向日葵艾芬 这样写道。

深度曝光!起底“抗疫医生术后右眼几乎失明”风波中的爱尔眼科:两个湖南人的“莆田式”发家史  第5张

据艾芬自述,2020年5月份,她感到自己的视力明显下降,起初以为是戴面屏护目镜引起的。

当时,由于她所供职医院的诊疗业务还未完全恢复正常,经一个关系比较好的三甲医院退休眼科医生建议,她选择到这位医生目前任职的武汉爱尔眼科医院就诊。

深度曝光!起底“抗疫医生术后右眼几乎失明”风波中的爱尔眼科:两个湖南人的“莆田式”发家史  第6张

检查之后,院方称她右眼患上了白内障,建议她换多焦晶体,并推荐副院长王勇实施手术。

5月下旬,艾芬接受手术,摘除了右眼晶体,植入了爱尔眼科医院提供的右眼人工晶体,手术大约花费2.9万元

深度曝光!起底“抗疫医生术后右眼几乎失明”风波中的爱尔眼科:两个湖南人的“莆田式”发家史  第7张

由于术后未见视力好转,2020年6月初,艾芬前往爱尔眼科医院复诊,主刀医生王勇告诉她说,这属于正常现象,过一段时间就会恢复

10月,她在自己就职的汉市中心医院眼科检查,结果显示其右眼孔源性视网膜脱离,呈灰白色隆起,屈光不正(右眼高度近视),近乎失明。这说明右眼眼底严重变性。

对未按流程检查眼底表示质疑

在凭诊疗单咨询多名眼科医生后,她认识到,按照常规流程,做晶体置换手术之前就该检查眼底,如果早发现、早用激光治疗,情况可能不至于如此。艾芬也认为爱尔眼科是“为了赚钱”,不必要地摘除了自己原本几近正常的晶体。

深度曝光!起底“抗疫医生术后右眼几乎失明”风波中的爱尔眼科:两个湖南人的“莆田式”发家史  第8张

艾芬治疗后照片

不久前,艾芬向王勇索要手术前的晶体照片,对方发来一张白内障病变很严重的照片,这让艾芬感觉“明显是弄虚作假”。她在个人微博写道:“我6月初复诊时在他的电脑上亲眼看过,白内障程度非常轻……我作为一名医务工作者,他们都可以这样做,如果是老百姓就更可能被骗。如果我不出来说话,更没有人出来说话了。”这是她决定曝光此事的原因。

艾芬说,右眼近乎失明之后,她目前只能停诊在家;最让她难受的是,因为这个疾病不能用力,作为母亲不能再抱刚满2岁的孩子,让她觉得“生活瓦解了”。

爱尔眼科否认有弄虚作假

事件发酵后,2020年12月31日晚21时20分,武汉爱尔眼科医院通过官方微博发布声明称,对艾芬反映的情况高度重视,第一时间对这一事件的诊疗全流程开展了自查。经核实,艾芬右眼为高度近视并发性白内障,有手术适应症,术前检查、手术和术后复查等各环节均符合医疗规范

深度曝光!起底“抗疫医生术后右眼几乎失明”风波中的爱尔眼科:两个湖南人的“莆田式”发家史  第9张

院方指出,艾芬自主提供的三甲医院术前B超和OCT检查结果,均显示眼底视网膜平复;爱尔眼科医院于2020年5月24日术前眼底检查结果也显示其眼底视网膜平复,未发现视网膜脱离,周边部分被白内障遮挡,与术前艾芬提供的其他眼底影像学检查相符合,有白内障手术指征。术后复诊结果显示,艾芬视力较术前明显提升,眼底视网膜平复

同时,医院否认了艾芬所述的“明显是弄虚作假”的情况。上述声明称:“经核查,我院不存在对患者病历和检查资料进行篡改和调换的情况,我们愿意随时接受社会各界和卫生行政部门对我院的医疗流程和各项诊疗环节进行核查监督。”院方邀请艾芬回来复查,“本着对患者负责任的态度,我们愿意继续为患者提供各方面的帮助,协助其开展后续治疗。”

深度曝光!起底“抗疫医生术后右眼几乎失明”风波中的爱尔眼科:两个湖南人的“莆田式”发家史  第10张

然而艾芬对此声明并不认同。

2021年1月1日下午,她在个人微博回应:“1.不是自行提供的术前B超和OCT结果,是根据爱尔的要求在我院做的。2.这两个检查有没有异常和眼底视网膜平复不是一个概念;3.我的白内障病变程度很轻,根本遮盖不了视网膜周边。4.希望爱尔医院公布我的正确的术前白内障照片。”艾芬还表示,“希望爱尔有一个诚实解决问题的态度,而不是私下想找我‘聊聊’。”

公司方表示已成立调查组

1月2日上午,上市公司爱尔眼科医院集团针对此事首度发声。其微信公众号发表声明称,集团对此事件高度重视,已迅即成立集团调查工作组,于2021年1月1日连夜赶赴武汉进行调查。“工作组将本着对患者和社会高度负责的态度,对此事进行全面调查核实。集团对艾芬女士所述病痛表示关心和同情,并愿意为其后续治疗提供帮助。”

深度曝光!起底“抗疫医生术后右眼几乎失明”风波中的爱尔眼科:两个湖南人的“莆田式”发家史  第11张

艾芬仍对右眼复明抱有期望。她说:“希望我的眼睛以后还能正常地从事医疗工作,因为医疗过程的很多仪器设备操作文书都需要用眼。如果国家需要,我还要戴上护目镜穿上防护服冲上一线。”

起底“医疗风波”中的爱尔眼科:

两个湖南人的“莆田式”发家史

湖南人的“莆田系”打法:承包科室起家

“爱尔眼科是不是莆田系”,这个问题曾引发一场口水官司。

2019年“315”消费者权益保护日的前一天,一份名单出现在了网络上。这份名单是互联网医疗平台“春雨医生”整理的,名字叫做《“莆田系”民营医院名单大揭秘》,初衷是让广大患者“避坑”。

但因为春雨医生方面的数据库问题,一些非莆田系医院被列入了这份名单之中。名单一出来,很快就炸了锅。反响最激烈的医院之一,便是爱尔眼科。

“将爱尔眼科医院列入莆田系医院名单是严重失实行为,爱尔眼科核心管理人并非莆田人!”当时爱尔眼科声明是这么说的。

资料显示,爱尔眼科不是莆田人创办的,但其发展历程却与“莆田系医院”如出一辙。

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国公立医院流行过一段时间的“承包经营责任制”,大约在1994年前后,靠在电线杆子上贴“老军医”小广告完成原始积累的莆田系逐步转型,搭上“医院承包经营”的东风,大举向公立医院挺进,承包科室。

由于医院内部也在搞承包,能留给莆田系的都是不赚钱的男科、皮肤科等“边缘科室”,这也奠定了此后莆田系医院的底色。

爱尔眼科的创始人陈邦和李力也是从那时候开始做医疗生意的,与莆田系不同的是,他们选择的是眼科。

爱尔眼科董秘吴士君在2020年2月的个人公众号上描述过陈邦和李力的过往:上世纪80年代初陈邦、李力参军入伍,两个湖南人在成都军区服役,被分配到一个班,一位是班长,一位是副班长。爱尔眼科2009年10月底上市后,陈邦曾在当年11月份接受湖南当地媒体《三湘都市报》的采访,解释了外界关于他的“财富故事”。在采访中,陈邦讲到他曾和李力一起做过文化传播和房地产等行业,在海南赶上了1994年房地产泡沫破灭。

在陈邦2017年接受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采访中,他曾说过1995年为了挽救海南项目,建设文化主题公园,但又损失了千万投资。30岁时一无所有来到上海,租住在弄堂里。

这时候,他遇上了在上海六院“承包科室”的先例。

和皮肤科一样,当时眼科在医院的地位也较边缘。虽然顶着“金眼科”的名头,但由于眼科手术少、用药少,远不如心内科、消化科、内分泌科等能“创收”。国家卫健委统计数据显示,2012时中国医疗市场规模为19986亿元,而当时眼科只占406.5亿元。

但这里总有例外。据2004年《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1996年,陈邦和李力注意到,有人承包上海第六医院的眼科赚了大钱:自费买一台白内障治疗仪,放在六院眼科做白内障手术。

二人当下认为这一成功模式可以复制。回到湖南后,陈邦花3万元人民币,付了10%的首付款,从德国买回白内障超声乳化治疗仪,谈妥了放在长沙市第三人民医院开始“科室承包”的生涯。

光做白内障手术显然是不够的。陈邦和李力还看上了当时正流行的准分子激光近视治疗仪。用激光切薄角膜、改变其屈光度治疗近视,上世纪80年代末我国就曾开展过。1992年,原国家卫生部专门召开论证会,讨论准分子激光治疗仪的引进问题,最终决定1993年先在北京引进两台,验证其临床效果。

陈邦和李力迅速跟上,同步以“院中院”模式开展准分子激光手术。2004年,李力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说过,在2000年以前,“我们与国内多家医院开展白内障超声乳化和准分子激光治疗近视这二大项目的合作”。

承包医院科室,这一点上爱尔眼科的起步和莆田系并没什么不同。不一样的地方是,爱尔眼科以高价值的设备投入为切入点,而莆田系则习惯了“老军医”、“一针灵”的套路。

“院中院”业务曾被卫生部点名通报

2002年末,原国家卫生部开启动清理“院中院”,和莆田系一样,爱尔眼科的生意开始受到影响。

在爱尔眼科官方对外宣传中,陈邦于2000年开始谋划转型,2001年筹建首家自己的眼科医院,并陆续在长沙、武汉、沈阳、成都等地开设分院,从此生意风生水起。

不过,爱尔眼科在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也都在偷偷开展违规的“院中院”业务

2007年3月22日,国务院办公厅在“中央政府门户网站”上发文,通报了卫生部查处12家医疗机构涉嫌违法行为的情况。

通报称,2005年11月卫生部接到群众举报,“长沙爱尔医疗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在内蒙古等11省、自治区的13家医疗机构承租科室,开设‘院中院’非法行医”。卫生部随即组织力量,于2005年12月28日开展统一调查工作,查实10省份12家医疗机构存在将科室出租给爱尔公司的行为。

就在卫生部展开统一调查的半个月前,2005年12月11日,安徽宿州出了一起重大医疗损害事件。据卫生部当时通报,宿州市市立医院违规与上海舜扬春科技贸易有限公司合作,开展白内障超声乳化手术,还请了上海九院的眼科医师徐庆去宿州“飞刀”做手术。当天一共做了10例手术,但因灭菌未达标,其中9名患者因感染,单侧眼球不得不被摘除。

此事引起卫生部高度重视眼科手术“院中院”的问题,加上有“群众举报”在先,长沙爱尔医疗公司的违规行为也被彻查。

企查查数据显示,被卫生部点名的“长沙爱尔医疗”成立于1997年2月25日,法定代表人李力,目前已被注销。

值得玩味的是,2005年查处的违法事实,直到2007年才公布,而且卫生部在通报中明确提到:“在本案的处理中,有个别地方存在观望、等待现象,甚至不敢办案、不愿办案。个别地方延误调查取证机会。”

当时有媒体到兰州市第一医院探访,发现门诊楼2楼租给爱尔医疗的科室早就被封,但玻璃门上“国内知名眼科专家主刀,准分子激光、超声乳化治疗近视、散光、白内障”等字迹清晰可见。

3000亿市值如何炼成?

如今,陈邦离自己的梦想越来越近。至少在资本市场层面,爱尔眼科已经是名副其实的“大牛股”——2010年上市初期至今,十年时间股价上涨近80倍,背后,是其快速扩张下业绩的持续增长。

财报显示,2010年至2019年,爱尔眼科年收入由8.7亿元上升到99.9亿元,净利润由1.2亿元上升到13.8亿元,每年均以30%的速度保持稳定增长。

根据野村东方国际证券研报数据,截至 2020 年 10 月,包括收购基金持有的医院,爱尔眼科在中国各地拥有 552 家医院和诊所。其中 71 家为区域城市中心医院,平均每家注册资本超过 1000 万元,其余为小型医院或诊所,平均每家注册资本为 50-900 万元。

研报显示,以每家医院的人口覆盖率衡量,湖南、湖北、广西、浙江、辽宁和吉林是爱尔眼科医院覆盖率最高的省份,其次是四川、重庆、江西、广东、山东、陕西、山西和宁夏。在 2010-2019 年期间,爱尔眼科新增了393家医院和诊所。到2020 年,在爱尔工作的眼科医生超过 6000 人,约占全国眼科医生的 25%。

2015年开始,爱尔眼科通过并购基金实现高速扩张,截至2020年10月底,其已参与7支收购基金的运作,管理总资产规模74亿元。

并购基金的运作模式为,爱尔眼科先作为有限合伙人(LP)之一,在收购基金中占15%左右份额,基金涉及医院起先并不正式归爱尔眼科所有,但使用爱尔的品牌,并在日常运营中接受爱尔的指导。基金新收购或建立的医院,会根据盈亏平衡点,先在买断基金中孵化3-5 年,然后,爱尔眼科再根据情况将其从基金中完全收购进上市公司。

自 2015 年以来,爱尔眼科已通过并购基金平台建立了 300 多家医院,这段时间是其扩张的高峰,也是其股价增长最为迅速的时期,由2015年初的5元/股上涨到了至今的75元/股。

财报显示,涉事的晶体植入手术又名ICL,指有晶体眼后房型人工晶体植入术,无需切除角膜组织,将 ICL 放置于眼后房、虹膜与晶状体之间,可用于矫正大范围的近视、远视和散光,目前较常应用于高度近视患者。

屈光项目是爱尔眼科营收的主要来源,2016年营收和营业利润分别为11.4亿元和6.2亿元,占当年比重分别为28.6%和33.7%;而到2018年则分别为28.1亿元和14.7亿元,占比35.2%和39.2%;到2019年,进一步增长为35.3亿元和20.3亿元,占比进一步增长到35.4%和41.2%。

爱尔眼科2019年财报提到,报告期内屈光项目收入同比增长 25.56%,主要是一方面由于各医院手术量快速增长的同时全飞秒、ICL 等高端手术占比进一步提高,形成量价齐升的局面;另一方面是加大对各地县级医院加快屈光科室的建设力度。

—END—

◆ 来源:南方都市报、钱江晚报、棱镜(侵删)

深度曝光!起底“抗疫医生术后右眼几乎失明”风波中的爱尔眼科:两个湖南人的“莆田式”发家史  第12张

标签:艾芬爱尔眼科莆田右眼湖南人风波医生发家史检查视网膜陈邦卫生部


欢迎 发表评论: